FC2ブログ

*All archives* |  *Admin*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原创][士兵突击耽美同人][袁哲]并肩而行 end

算长篇吧,2-3万字,清水暧昧向无河蟹,我果然是NO TOUCH主义>_<

==================我是7年代沟===================


part 1

吴哲。
舌尖蹭过口腔上部。似乎无论怎么念,最后一个字总是带着轻微的长音。
这是袁朗停用了“39号”这个称呼后才发现的。

这个少校已经成为他的部下近三个月了。
人们常说“三岁看到老”,在部队,“三个月”是一个兵的标尺。虽然有些形而上学主义的嫌疑,但是往往却深刻渗透着“实践出真知”的道理——这是老经验了,八九不离十。

除了“军事外语双学士”“光电学硕士”“少校”这三个光环已经在军事演习中毫不掩饰的发光过了。大部分时间,也就是不参与和吴哲的斗嘴活动的时候,口头禅是“平常心”的吴哲有着知识分子特有的从容谦和,私下和战友们也关系融洽打成一片,即使只来部队一年多而已,就已经有了成熟的兵的气质。“无论放在在哪里都是很不错的一个年轻人。”铁路大队长如此评价。
但是,眼前这个被老A们戏称“八一锄头”,头发颜色好像营养不良一样是泛着黄色,生气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露出包子脸,瞪着自己的时候抿着嘴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不服,身体颀长好像还会长个子似的吴哲,在袁朗眼里却有着不符合身份的孩子气——每当用挑衅的语气顶撞他的时候,袁朗真想狠狠地揉一揉他的脑袋,一边用长辈的口吻说: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所以,袁朗一直很摸不准吴哲,这个少校部下似乎不怎么待见自己。难怪铁路说他是个难管的部下。
吴哲,二十三岁。
上述定语奇异的融合在这个年龄段。
“难道我和他有代沟?”袁朗有些头疼。

part 2

袁朗。
舌尖蹭过口腔上部。吴哲一连念了好几遍,总觉得很别扭。
果然还是叫“烂人”比较合口啊。

吴哲自认为“游离于世俗之外”,似乎一切事情,一切人在他看来仅凭着一颗平常心就可以从容的面对。唯独有一个例外,就是袁朗。自己的平常心每次一接近他五米之内就开始不规律跳动。
是不是杀过人的军人,身上都带着危险的味道?
吴哲喜欢征服危险的事物。征服的范围是符合自己最大能力程度。但是袁朗,不得不承认,即使在平常的训练中,也可以看出那内敛的危险的锋芒,远超过自己。
即使很讨厌他那种探究自己的目光,但是骨子里面的骄傲却蠢蠢欲动,不服输,所以留在A大队。

撇开性格和人品问题来说,袁朗毫无疑问是一个优秀的队长。冷静,沉着,技能卓越,吴哲承认,但这些是一个老A所共有的,自己也可以算上。
到底是哪里比不上他?
一边写演习计划一边抽烟的袁朗,颇有些伟人似的运筹帷幄。

“不就是肩上多了一颗星而已么。”吴哲心想。
到底是没他阅历深,如果自己也是三十岁,应该可以和他不相上下吧。

part 3

虽说是特种部队,但事实上出任务的机会也不多。然而几乎每次出任务都要见血。
“如果可能的话,真希望永远没有用得上我们的时候。”后来想起袁朗说过的话,才知道其中的意味。

以前所了解的战争,那些炮火弥漫的天空可血红色的河流都仅仅是一个二次元的认识,直到触摸过自己亲手杀死的人的血,惨烈的景象才在一瞬间扑面而来烙在吴哲的脑海中,令他难受得想吐。
目送许三多脚步不稳的离开,吴哲自己也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表面上还能装作若无其事,但是只要一合上被子,好像就能闻到那种淡淡的血腥味。讨厌这种没法控制自己的感觉,但是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逃避。
“你干啥!我也要去!”刚翻了个身的吴哲被吓了一跳,随即反应过来,慢慢走过去在薛刚耳边说了句:“一二三,木头人。”薛刚立刻闭上嘴巴挺尸。
这家伙,明明也是第一次,竟然还睡得连梦话都喊出来了。
吴哲索性不睡,拿了串钥匙出去查岗。

袁朗的办公室在三层最东边,吴哲轻车熟驾地走近。
很奇怪。
轻轻推开门,电脑是开着的,前面的转椅却是空着的。光线画出半个圆弧,在与暗的交界处浮动着几缕烟雾。才刚探进半个身子,一下子没注意,突然就被那人控制住双手抵在了墙上。逆着光看不清袁朗的表情,只看见反光的色块和阴影勾勒出的硬邦邦的下颚。
“原来是你。”僵持的气氛随着握住自己手腕的力道缓解,袁朗直起身子淡淡地问:“怎么还不睡?”
“我来查岗。”
“前几天都没来,怎么今天想起来了?”见吴哲没说话,袁朗吸了一口烟,如同话家常的口气,“睡不着?”
吴哲没有否认但也没有肯定,他扫了眼电脑里的内容,垂下眼帘。
“吴哲,”袁朗的声音很平和,“没关系的,每一个人都不能一下子接受这样的事情。”
“你也是么?”吴哲脱口而出。
仿佛求证似的目光令袁朗有些诧异。袁朗直视吴哲的眼睛,说:“是,但是我们都应该坚定军人的价值观。”
眼前的吴哲,在脱去迷彩服和军衔后,到底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孩。再怎么成熟,在面对一种未知的情绪总会有些无助,所以这时候会希望得到他人的肯定。

“其实,我以为你可以的。”沉默了许久后,袁朗突然说到。
“哎?”吴哲似乎不知道怎么接话,于是笑了笑:“我也以为我可以的。”
袁朗吐了一口烟,直冲吴哲的鼻腔,酸胀的刺激使得吴哲皱了皱鼻子。
“烂人——”吴哲的声音突然停住了。
耳边的声音缓慢而清晰,“吴哲,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吧。”
袁朗的手轻轻的盖住了他的眼睛,粗糙的掌心传递着令人难以抗拒的温度。
“我才不哭——”吴哲的声音闷闷的,“烟味刺得眼睛好疼。”

湿润的眼睫毛有着微妙的触感。
一直令吴哲感到危险的袁朗,在这寂静的夜晚和微弱的光线中温柔的看着自己。

完整版+后记点击下方察看或下载TXT文档
并肩而行 end

PS:我好文艺哦,我竟然这么文艺帟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who's yoe?

yoe/蟹子

master : yoe/蟹子
死党曾经说过:呐,你的存在本质是个KUSO。
此外,关于这个生物还有其他定义,比如——
女版森田忍,传说中的YW星人。
康师傅方便面与王中王火腿肠的忠实粉丝。
国民智障委员会两下弹乒乓球推广组组长。
妄想当哈士奇,拉布拉多以及俄罗斯蓝猫的主人的宠物杀手。
英语厌恶者兼脚踏铃声进教室纪录保持者的苦命学生。
耽美同人漫画狂热者,少年漫画YY者,少女漫画支持者。
制服控,LOLI控,猫样美少年HC症候群。
……唉,说太多会招人嫌。

let's chat!
what did they say?
during other months?
how many kinds?
coming visitors
free counters
who's my friend?
want to find something?
RSS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